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罪火长歌第四十一章宿令琴声

发布时间:2020-01-25 13:59:40

罪火长歌 第四十一章 宿令琴声

韩鼎的人马接着赶往宿令。事实上,韩鼎先前正是从宿令赶回灵卫司的。因为宿令中多是王公贵族的府邸,一般宿令的事情都是韩鼎亲自去处理的。

宫城位于韶阳中央城区偏西北的位置,宫城东侧就是永靖渠,而昌宁令在宫城南侧,宿令在宫城北侧。从昌宁令前往宿令需要先向东过永靖渠,到达平宁令,再向北到达启云令,最后再向西过永靖渠,才能抵达宿令。

一座雕饰精美的石桥卧在宿令与启云令之间的永靖渠上。东侧的桥头前立着一块碑,碑上刻着一行字:非靖川贵族者,见碑下马,过桥下轿。

“什么她妈的贵族,有什么了不起的?”沈致颇为不爽地弹了弹钢刀的刀鞘,翻身下马。

“杀人犯法,杀狼不犯法,人又有什么了不起?无非是因为法律由人制定。一个道理,贵族制定的规则,当然要突出自己喽。”李晓冰冷笑道。

“过了桥,牢骚话都收到肚子里。这帮贵族恶心是恶心,但咱们惹不起。”韩鼎牵着马,带着士兵们过了桥。

“大哥放心,兄弟几个也不是刚到韶阳当差。”沈致脾气虽然不好,但懂得分寸。

一行人来到镇南王府,韩鼎回身对沈致说道:“这些贵族不好打交道,你带着弟兄们在外面等着,我和晓冰进去。”

“是。”

韩鼎和李晓冰走上台阶,韩鼎将令牌交给门口的侍卫,道:“在下灵卫督韩鼎,奉穷英大人之命,求见靳祺小姐。”

和贵族打的交道多了,韩鼎知道这些家丁都是狗仗人势,不会给他好脸。虽说公务为重,但他堂堂灵卫督,真的不想受这口气。这次他索性先把穷英搬出来压他们。

侍卫听到穷英,脸色一变,接过令牌道:“稍等,容我通报一声。”

一会后,王府大门再次打开,方才的侍卫领着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中年人身穿华服,鬓角已白,亲切地走上来,将令牌还给韩鼎,笑道:“韩鼎老弟大驾光临,怎么不派个人提前打个招呼啊,老夫好去迎接啊。”

韩鼎在心中冷笑一声,这镇南王府他也没少来,哪次不是给他脸色?这次若不是报了穷英的名号,他靳百奚又怎会亲自迎接。

“镇南王说笑了,我们刚刚得到线索,马不停蹄便来了宿令,哪还有什么通报的时间?眼下正值国祭,每一丝隐患都有可能危及韶阳。穷英大人吩咐,时间耽搁不起。”

“那快快请进。”靳百奚将韩鼎二人迎入王府。

“韩鼎老弟,老夫许久不见穷英大人,不知它······”走在路上,靳百奚热情地与韩鼎攀谈。当然,话题都是有关穷英的。

“镇南王,我们现在想求见令爱。”韩鼎直接把靳百奚的话打断。

“呃,实在不好意思,小女今日略有不适。韩鼎老弟有何要事?若是可以的话,能否由老夫代答?”

韩鼎停下脚步,怒道:“镇南王!我进门前就强调过,我此行身负要事,时间耽搁不起!我们灵卫司要负责整个韶阳的防卫安全,事态紧急,你还有心情跟我打马虎眼!你若是觉得我韩鼎不够资格,非要穷英大人和陛下才能请得动靳祺小姐吗?”

闻言,靳百奚老脸一僵,他也没想到向来老练的韩鼎会如此不给自己面子。不过靳百奚毕竟曾是军人,在难堪之余,他也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一会儿,三人便来到靳祺的房间门口。

“祺儿。”靳百奚轻轻地敲了敲房门,“是爹啊,灵卫司的韩鼎大人找你有话要问。”

“我说了我不见!什么司都不见,把他们轰走!”屋内传来女孩刁蛮的声音,根本听不出身体有什么问题。

闻言,三人对视,尴尬地笑了笑。靳百奚红着老脸陪笑道:“老夫管教无方,让两位见笑了。”旋即又要去敲门。

这时韩鼎苦笑着上前,拦住靳百奚,道:“让我来试试。”

“靳祺小姐!在下韩鼎。我等是为了昌宁令的琴匠先生而来!”

屋内突然安静下来,接着,几个丫鬟从屋内走出。其中一人道:“小姐请灵卫司的大人们进去,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尤其是老爷。”

韩鼎二人走入屋内,丫鬟们却并没有跟进去,看来靳祺是把屋里的下人都赶出来了。靳百奚尴尬的神色逐渐缓解,露出沉思的表情。管家一路小跑,来到靳百奚身后。

“老爷有何吩咐?”

“派人打听一下,看看灵卫司的人到底在办什么案子,尤其是和琴鬼有关的。”

“是。”

管家离开后,靳百奚在原地自言自语道:“琴鬼?这个家伙消失三四年了,会有什么问题呢?”

靳祺的闺房中,一副小女孩的温馨装饰,韩鼎在其中略有不自在。靳祺二十岁刚出头,洋溢着青春女孩的活力,坐在床上,抚摸着怀中的兔子。韩鼎二人坐在桌边,李晓冰将书卷铺在桌上,准备记录。

“你们认识琴哥哥?”还没等韩鼎开口,靳祺首先发问。

“呃,算是认识吧。”韩鼎应付了一句。

“他为什么三年多了都没有出现?他现在在哪?”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

“他消失了三年半了,为什么现在找他?你们灵卫司为什么要找他?他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靳祺不停追问。一时间,手忙脚乱的韩鼎不知该如何作答。李晓冰看在眼里,只觉得好笑。明明自己二人才是是来调查的,韩鼎却被调查对象逼问得哑口无言。

“咳,哼。”李晓冰清了清嗓子,提醒韩鼎要夺回问答的主动权。

“是,是这样的。”韩鼎理清思绪,稳住阵脚,“琴公子如今回到了他当初学艺的地方重新修学琴艺,这几年可能都不会出山,至于他在哪里学艺,我们也不知道。而三年多前,就是琴公子离开的时候,曾跟我们提到了他的师兄。那人一个危险的佣兵密谋,一直潜伏在韶阳周围。如今国祭之日即将来临,我们害怕那个佣兵会乘机做些什么,于是想知道一些和琴公子有关的事情,为了对付那个佣兵。既然琴公子如今不在韶阳,他的安全不必担心。”

听到韩鼎短时间内编出这么一大段谎话,李晓冰翻了个白眼,心道男人果然擅长说谎。

“是这样吗?”靳祺看向一旁的李晓冰。

“请小姐放心,琴公子一直是我们灵卫司的朋友。”见靳祺冲自己望来,李晓冰只得笑着答道。

“你是谁?”靳祺指着李晓冰问道。

“哦,这位,这位是灵卫司右司尉李晓冰,我的助手之一。”韩鼎生怕两人间起什么冲突,连忙答道。

“李晓冰?你就是人们说的那个······”靳祺突然想起来这个名字。

“靳祺小姐,我们还是讨论琴公子的事情吧。听说琴公子与宿令的很多贵族小姐都有不错的交情。”

韩鼎眼见李晓冰的脸色变冷,连忙将话题强行转移。万幸没让靳祺讲出那个词,否则就覆水难收了。

“什么交情!明明是她们总是缠着琴哥哥不放。要不然,琴哥哥怎么会只让我帮他照看琴铺!”

中国人民第四一三医院怎么样
安徽省中医药临床研究中心附属医院
贵阳癫痫医院那家好
枣庄癫痫病医院
徐州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