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行业解读杜琪峰电影芣汏卖犯孒工业嘚甚么忌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14:04:01

《盲探》终于迈过两个亿的门坎,成为杜导和银河映像在大陆的最好成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好电影怎样能有好票房,从杜琪峰的市场定位谈起

作为香港导演中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杜琪峰陪着大陆观众一同迎来改革开放,走过录相厅和盗版碟时期,渐渐散步进了大荧幕时代。从《碧水寒山夺命金》1直到最近上映的《盲探》,三十余年间,杜Sir共执导了52部电影(含联合执导的《铁三角》),比较其他香港导演的数量和质量,他绝对是性价比最优的那一名。

近日,《盲探》终究迈过两个亿的门坎,成为杜导和银河映像在大陆的最好成绩。但是这样的成绩单放在今年的国产电影市场中,可能还是略显单薄,与近十年其他一些香港导演的大陆票房比较,也排在了前十五名以外。

从《盲探》上映后前半月,单日票房占15天总票房的比例中,我们可以发现,一样周四上映的电影中,《盲探》在首周占比明显略低,在上映后第五天开始的非周末时间,反而逆势抬高。这种情况一般说明了两个问题:1是对这部电影,观众在第一时间的观影需求不强;2是电影有着不错的口碑,维护了后续的票房走势。

那么,为何一部好电影的票房没能有一个好的开头,为什么一部在各大站评分都显得非常亮眼的电影,终究的票房却仅能达标于优秀?大部分人都会从单部电影的操作上找原因,这样的方法或许适合于其他电影,但对杜琪峰来讲,个人觉得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不在《盲探》本身,而是受制于杜Sir和银河映像一向的反类型电影特点。

(1)杜琪峰的反类型电影情结

对香港电影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因为生长于一个多元文化融会贯通的移民城市,大部分香港导演普遍有着反类型电影情结,这种情结在香港电影走出制片厂时期以后显得尤为突出。杜琪峰更是在电影的结构性创新上,表现的最为努力,这就使得对杜Sir的电影,普通观众很难进行准确的定义。

1.作者电影与类型电影?

在一些电影研究者那里,有将杜琪峰的电影分成两类,作者电影与类型电影,来形容杜氏的两种风格,前者为了艺术表达,后者为了票房需求。这样的区隔也许在银河映像成立的初期,是管用的。比如97、98年的那些实验性色采浓郁的电影,对比2000、2001年抱着中国星大腿时突击拍摄的一些喜剧片,就显得这伙人极度分裂。但是近年,杜琪峰驾驭电影的能力越发稳定,银河映像的电影制作流程也更为成熟,作为一名有野心的导演,他的每一部电影都在尝试做类型上的突破,很难清楚的定义它们各自的归属。

从我个人来讲,一度是用有没有枪来做二元的分类,有枪支出现,总伴随着压抑、杀戮和没法逃脱的宿命,那怕是像《大只佬》那样,略显荒谬。没有枪枝出现则会轻松许多,人物的结局常常不会让人那末悲悯,比如《文雀》虽阴郁,却暗藏着香港老城区的温暖,剧中人物终究也仍有善终。这个比较私人的观点,直到去年《夺命金》上映,不再靠谱。整部电影中,无论是警察和黑社会,都从未拿枪,众人仍然被卷入在金融大潮当中,不能自已。枪枝只是反抗和压抑的工具之一,无论它存不存在,宿命仍在杀戮。

2.小众电影与大众电影?

既然从创作的角度很难对杜氏电影进行定义,那末从观众的角度动身,或许能将2013年之前的杜氏电影分为两种版本:一种是小众电影,面向阅片量达到一定规模以上的观众,是对各种类型电影的解构与重构,满足了导演与观众对电影文法创新上的需求。一种是大众电影,将文法创新中的一些摸索,适度嫁接到此类电影当中,在相对守旧的人物组合与故事环境下,完成较为新颖的视听演绎。

2013年,《毒战》与《盲探》,却又打破了此类建立在观影经验上的认知。前者成功突破了大陆故事的叙事尺度和类型习惯,后者对各种电影类型元素的解构与混搭,对银河曾10余年摸索的总结,包括在电影文学性上的探索,又一次让杜琪峰和银河在众多华语电影制作公司当中,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这类对与众不同的追求,融入在杜琪峰的血脉和作品里,但是却给杜氏电影的宣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如果一部杜Sir导演的电影在宣扬中,越趋向于传统类型电影(包括以前他自己的电影),就会越让自己受制于本身的反类型特点,宣扬话术不仅容易语焉不详,而且很难在普通观众群体中营建观影期待。这有点像一个电影版的狼来了,不管你将自己定位于那一种故事,参考你不按常理出牌的习惯,一部分观众下意识的选择可能就会变成观望。

月经后期吃什么食物
女性盆腔炎主要症状
月经过少发黑怎么办
腰椎关节不灵活用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