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霄 第六百零六章 民心如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3:19

神霄 第六百零六章 民心如水

癸亥排名最末,个子不高,脸白白净净,白衫上肩肘处皆有补丁,没有其他学子的神采飞扬,样貌敦厚。

癸亥少年闻言出列,恭敬施礼道:“癸丑不知。”

颜圣师问道:“如何才能知?”

“癸丑要到帝都见过那五雷门的王鸣方知。”

众学子闻言心里却是一惊,三千年之变局,如何变只要看那五雷门的王鸣就可以吗?

在场之人并非愚钝之人,癸亥这一开口或快或慢都领悟到这个道理。

变革时代,必有人应时而生,而那王鸣能说出令颜圣师都赞叹的阴阳论来,显然是应时之人。

帝都之变就在眼前,王鸣又置身帝都,或许真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

虽这般想,但大多数人依然觉得匪夷所思,之前默默无名的雷国五雷门,一个同样默默无名的小子就能搅动天下风云?!

颜圣师门下十二常随弟子暗暗点头,癸丑此子所言甚合圣师之意。

何为“知道”?

眼见为实,这是第一重境界;

一叶知秋,这是第二重境界;

灵机一动,不出门而知天下事这是第三重境界。

癸丑学子显然在第一重境界。

变化之机最终是应在人身上,是五雷门的王鸣还是别的什么人,眼见为实。

是夜,两艘灵舟从望京城飞出,一艘载着癸丑等人前往帝都,另一艘载着二十多人前往越州。

前者是要见证帝都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后者南下却是要在五雷门别院周围建圣学堂别院,以应变局。

六月十二的清早,王鸣在屋中从定中醒来,啪啪……听到宋缺的脚步声如雨打芭蕉叶在外头急急响起。

“老大,老大,今天没有下雨!没有下雨!”宋缺人还没进得中殿,兴奋的声音就已传了过来。

门开,王鸣朝急吼吼的宋缺瞪了一眼,道:“跟王夫子白学了,昨夜我在夜市上听人说帝都东南五百里有陪都望京城,那有一圣学堂,帝都事了,你去那旁听也好打杂也好,苦修个半年一载再回来。”

“啊?!”宋缺脸上的喜色立刻收去,变成一脸的无奈,道:“老大,你让我去做乖乖学生,我做不到啊。”

王鸣正色道:“我五雷宗要重建山门,要成万年之基,不管世事变迁,不管人事沉浮,就必须博采众长

,要知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宋缺连忙应道:“老大,我去还不行嘛。”

王鸣莞尔,这胖子倒是嫌他唠叨起来,挥了挥手。

宋缺立刻一溜烟跑了。

王鸣起身出门。此刻中殿空荡荡,唯有方士玉还在房中苦修,花因罗、顾盼兮与张霞举都去药王宗万窟洞里修炼去了。

有了万窟洞,人界最顶尖的修炼圣地也不过如此,她们自然不会再想在其他地方修炼。

六月十五的神人之战,可不是靠着夜市千年老树下的鼓舞一下士气就打得赢的,打铁还需自身硬。

当然,昨夜王鸣注意到站在神武帝那一边的武子们已经在开始互通有无,而这跟他与顾盼兮、花因罗、张霞举她们交换绝技的做法如出一辙,希冀一加一能大于二。

人心会怎样?

这是最难算的,签了联盟宣言又如何?一开始大家可能还都会遵守,可是打到关键时刻就难说了,背后来一刀,插一剑,这都是关键时刻发生的。

绕过前殿,王鸣径直出门,迈了两步,杨导却从身后追过来道:“少门主,你要去哪里?”

“随便走走。”王鸣答道。

“非常时候,少门主还是尽量不要外出。”杨导压低声音道,眼睛四下打量,“七星宗就放出话来,要给你好看。”

“没事,我就是想走走,来帝都这么久,还没去好好转转。”

杨导无法,只能看着王鸣远去,心道这位是真的艺高人胆大,还是心真的很大?

而他的那些红颜知己呢?

杨导见王鸣消失在胡同口,摇了摇头,心道高人的世界他真不懂。

王鸣脚步极快,半盏茶功夫已是走出八大胡同。

他人修炼都在静中,王鸣却是静极思动。

帝都那么大,我想去看一看。

八大胡同外也有市集,比东西二市规模要小许多,多是来自八国的货物,行商的也大多有背景,说是官方国有的买卖也不为过。

王鸣的云眼俯瞰,云耳细听,可为历历在目,声声入耳。

市集众人起早贪黑,斤斤计较所争不过是一个“利”。

王鸣穿过市集北行,看到一个个森严的衙门,来往马队仪仗威严,高高在上之人都是手握权柄。

西行,一个个坊间,分门别类或是军户,或是匠户,或是艺籍罗列。坊间格局大小一致,然坊门以及其内布置各具特色。王鸣不再细想,只是看只是听,好像无心。

一个时辰之后,他来到西市。

赌坊内王鸣去随意押了几小注;说书馆内,王鸣听了一小段加工了的国战,期间打赏了一小块银锭;勾栏院里王鸣找了两位身段一般的姑娘听了一段小曲,喝了几口花酒;巷子口里,王鸣兴致勃勃的跟乞丐儿聊天;不知名的神庙王鸣进去烧香拜了几拜;菜市口里王鸣看人头落地的好戏,跟闲汉们一起喝彩……

王鸣一直转到夜幕降临,回到越州馆舍,然后就看到一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自称癸丑,来自陪都望京圣学堂。

王鸣心道巧了,正想着怎么把宋胖子送到圣学堂“深造”了。王鸣把人领到中殿,二人分宾主落座。

癸丑开门见山,问道:“少门主,帝都之变,哪方会胜出?”

若是旁人,王鸣哼哼哈哈搪塞应对即可,只是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愿意交心,这名为癸丑的少年就有这等魅力。

很奇怪,这让王鸣禁不住对陪都的圣学堂好奇。

那是一个什么所在?王鸣大抵能猜到一些。

每一个有内涵的人都会思索三个问题:我是谁?我来自哪里?要到哪里去?

王鸣就是这样一个有内涵的人。

对于现阶段的他很好回答这三个问题:我是王鸣;我来自地球;我要到仙界寻求长生之道。

王鸣知道有些人跟他不一样,那圣学堂的大宗师可能会思考这三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来自哪里?我们要到哪里去?

就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

这个叫癸丑的少年也是要王鸣站在这个层面回答这个问题。

王鸣沉吟片刻,答道:“神是舟,君是舟,民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王鸣闲步一天,看的听的其实都是民心。

民心很简单,就是过日子。

癸丑少年站起身,给王鸣深施一礼,默然转身走人。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电话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