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恶魔法则第两百一十五章历史

发布时间:2020-01-29 09:42:59

恶魔法则 第两百一十五章 【历史】

整整三十五年之前,罗兰帝国历九百二十五年chūn。

或许很多人早已经忘记了这一年的chūn天发生的事情。在大多数人的心里,三十多年前的这年chūn天,似乎唯一值得记忆的,就是这年的chūn天来得似乎格外的晚。

初chūn的早寒席卷了整个大陆中部,而为了防止士兵们在chūn季cāo演里被冻坏,军方统帅部特别赶制了一批厚实的军装,经过忙碌的工作,总算在chūn季cāo演之前发送到了各个军队之中。

然而,这年地chūn天并不只是这么简单。对于dìdū地人来说,这年chūn天发生了很多很多后来影响了整个大陆的事情。

就在这年chūn天,皇帝陛下奥古斯丁六世,正式确立了他唯一的儿子,大皇子亚文的皇储地位。而也在这个chūn天,罗林家族的家族的族长病逝,罗林家族地雷蒙,继承了伯爵爵位,成为了新的罗林伯爵,继承了那块土地肥沃地罗林平原。

在帝国的年轻贵族之中,这位二十岁的雷蒙,毫无疑问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他的才华,他的杰出的武技,还有在军事方面展露的天才,都让所有看好他的人相信:武勋世家罗林家族,又出了一个杰出的族长。

而这个时候,年轻地雷蒙伯爵最好的朋友,则是刚刚被确立了皇储地位的大皇子亚文。一位是年轻有为的未来帝国将军,一位是未来的帝国皇帝,两人笃好的私交,使得人人都看好罗林家族地未来……分明就是预示着未来的一代明君良将。而在这个时候,有谁会想到在未来地某一天,这位被认为是未来地皇帝的大皇子会兵败身死?而这位前途不可限量地罗林家族族长,则会落到身败名裂,丢官罢爵?

在这个时候,他们是年轻的,充满了希望的,是chūn风得意的。

同样处在自己黄金年华地,还有李斯特家族的那位族长。那是一位dìdū著名地美男子,他地博学多才,还有聪明风趣,在他来到dìdū的短短一年之内,就以他的个人魅力征服了整个dìdū地贵族圈。从音乐、花卉、艺术、天文、占卜、历史、舞蹈……仿佛就没有一样东西是这位李斯特先生不会的,而他英俊得犹如太阳神一般地脸孔,醉人的微笑,更使得无数贵族少女和贵夫人为之倾倒。

就连皇帝陛下奥古斯丁六世都封了这位李斯特先生一个爵士头衔。尽管爵士头衔是不可世袭的低级爵位,但是由皇帝陛下亲封地爵位,还是让李斯特先生在dìdū里身价倍增。

而同时,这位李斯特先生还拥有亿万身家。作为大陆著名的富豪家庭,他地背景让人艳羡:年少多金,才华横溢,使得他成为了无数少女心中地情人。

更加值得纪念地是,就在这一年的chūn天,dìdū的那位蓝海学者,终于一飞冲天!

所有人的记忆里,大约在几年前,一个叫做蓝海的中年人来到了dìdū,没有人知道这个老家伙是从哪里来地。他从来都是一身素sè的棉袍,满头的长发就那么随意的被散着,他选择居住在平民聚焦的城南,在他所居住的那条长街上,每个人,每天,都看到这位蓝海先生微笑着在大街上走过。

无论你是谁,哪怕你只是一个面包店地老板,或者一个车马行的车夫,只要你和他打招呼,他也会微笑着对你点头。

在这些平民的眼里,这位蓝海先生是博学多才的!因为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多次的为大家解决了很多棘手的问题。

如果你生病了,看不起医生,那么你可以找蓝海先生求助,他会给你找出一些就连专业地医生都看不懂的草药来,很快就能治愈你的伤病。

开始的时候,人们以为这位蓝海先生是一名医生。

后来,当隔壁的一家经营不善的杂货铺地老板决定出售自己的产业回老家,可是多年积累下的帐目却怎么算也算不清楚,蓝海先生只为他算了一个下午,就把六年的帐目全部结算清楚了。

这个时候,人们又以为这位蓝海先生是一个出sè的帐房先生。

再后来,一个做皮货生意的商人把所有的皮货都铺在院子里暴晒,而蓝海先生却跑去告诉他,未来的一个月将会yīn雨绵绵,劝说他把这些怕cháo湿的货物全部运送出dìdū去。当时烈rì炎炎,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没有人听这位蓝海先生的劝告。

结果,果然如这位蓝海先生所言,两天之后,暴雨倾盆,连续一个月的暴雨,使得澜沧运河多处决口,那个皮货商人因此而损失惨重。

之后,人人都以为这位蓝海先生恐怕是一位占卜师。

随后,一个裁缝为了给一位贵族老爷制作一条新地袍子,结果却因为不小心丢失了那个贵族给他地布料,找到了蓝海先生求助。而蓝海先生却只随意扯下了一条窗帘,一个下午就用那一条窗帘做出了一件新地长袍――而凡是看到那件长袍地人,都没有一个不夸奖这件衣服地样式漂亮。

这个时候,人们开始惊奇了……还有什么事情,是这位蓝海先生不会地?

他的名气开始传扬出去。

一个在贵族家里当花匠的人,不小心使得那位贵族最喜爱地几盆花死掉了,求助蓝海先生。而蓝海先生教了他几个办法之后,那几盆已经死去的花草,居然就能奇迹般的复活。

一个贩运牲畜的商人被对手欺骗,花了大价钱买下了一千匹劣马,面临赔本的时候,他求助于蓝海先生。结果蓝海先生陪着他去看了看那些马匹,挑选出了两匹怀孕母马,然后对这个商人叮嘱了一番。

结果,那两匹怀孕的母马,居然产下了两匹最上等的骏马!而且两年之后,那两匹骏马被训练成了rì行千里的良驹,仅仅出售这两匹马的钱,就让那位商人赚回了所有的本钱。

最神奇的是,当某一天晚上,一个小偷闯入了蓝海先生的房子里……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天亮之后那个小偷已经换上了一身仆人的装束,从此留在了蓝海先生地身边,成为了他忠心的仆人。

蓝海的名气开始在dìdū里传扬起来。周围的一些平民人家,开始有人请求蓝海先生教育他们的孩子。

在蓝海先生来到dìdū的三年之后,他已经成为了一名颇有名气的学者。虽然他住在平民区,吃普通的面包,没有马车乘坐,住在一个简朴地小院子里,甚至哪怕面对一个马夫都会客客气气的打招呼。

但是,人人都很尊敬这位先生。当然――某些dìdū里地学者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蓝海的存在,是对自己身份的侵犯。

身为一个学者,怎么可以混迹在肮脏地平民区呢?听说那个蓝海,居然有时候出门连鞋子都不穿……这简直太失礼了!

于是开始有人上门找碴儿,以讨论学问的名义去对这位蓝海先生挑战……但是无一例外的,每一个来上门找麻烦的学者,最后都会一脸羞愧的离开。而蓝海,依然每天搬着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的槐树下晒太阳。

他的名气开始传扬到一些贵族的耳朵里。开始地时候,这些贵族认为,蓝海不过也是一个传统的学者……就好像那些需要讨好自己这些贵族,在身边吹嘘拍马,帮助自己附庸风雅的那些“学者”。

结果蓝海拒绝了几乎所有的“邀请”。

这个举动使得他成为了不少贵族心中的“不识抬举的乡巴佬”。

可偏偏的,就在帝国九百二十五年的chūn天。三年一次地学者学术大会里,出人意料地,这位淡薄名利地蓝海先生,居然也参加了。

这是一个聚焦了dìdū几乎全部最有名气的学者的聚会,这也是一个学者们借以传扬自己名气,抬升自己身份的最好的机会。帝国所有地博学地学者,都会在这个大会上宣扬自己的学说,展示自己的博学。根据历来的传统,凡是在这个三年一度地大会上能表现出sè的人,往往都会被聘用为宫廷学者!

而这一次,所有人地风采都被蓝海盖住了。

在一大群身穿华服地学者之中,身穿素袍,光着脚的蓝海,是那样另类。在众多嘲弄地眼神下,蓝海对那些著名的学者提出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当一个人初生还是婴儿地时候,并不会因为赤身**而感到羞耻,可是为什么当长大了之后,却都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以赤身**而感到羞耻?

第二个问题:他问,对于野兽来说,生活的全部,就是:交配、争斗、猎食。而人类地生活里,也同样如此:交配、争斗、猎食。那么,人与野兽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第三个问题,更是有趣,他请上了当时dìdū最著名的一位大学者。然后他请那位学者手里拿着一束盛开的鲜花,而自己则不顾众人惊讶地眼神,把一块牛屎捧在手里,然后他笑着问:请问你们看见我的时候想着什么?而我看见他的时候想着什么?

这一番奇异地举动,使得所有人都震撼了。

在云集了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帝国最著名地那么多知名学者的大会上,没有一个人能完整的回答清楚蓝海的三个问题。

在一番激烈的讨论之后,蓝海轻松的宣布了自己的答案:

第一个问题:他告诉大家“当你现在穿着衣服的时候,掩饰的并不是你的身体,掩饰的是你内心的羞耻,而婴儿则是没有羞耻心地。”

第二个问题:人与野兽的区别,全场没有一个人能准确地回答出。而蓝海则轻松的告诉大家: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会在这里“思考”这个问题,而野兽则不会。

而第三个问题更是有趣。他手里棒着牛屎,看着对面的那位手棒鲜花地大学者,问他看着自己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那个大学者当时对蓝海带着嘲弄的语气说“我看见的是牛屎”。蓝海也丝毫不生气,反而很优雅的告诉对方“我看见的是你手里的鲜花。”

正当那位大学者以为蓝海是变相的对自己服软的时候,蓝海的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彻底无言。

“你眼睛里看到的是牛屎,那是因为你的心里想着的牛屎。我眼睛里看到的是鲜花,那是因为我心里想地是鲜花……先生,这就是我们之前的区别。”

蓝海用这三个问题,巧妙的给了这些虚伪地学者们一个最大的讽刺。第一个问题,讽刺了这些家伙的羞耻心;第二个问题,讽刺了他们不会思考……而第三个问题,则讽刺了他们的内心肮脏。

说完了所有的话之后,蓝海微笑着离场。

就在这一天之后,蓝海的大名彻底在dìdū打响,他一人就把数百学者问得哑口无言,而事后还有不少人羞愧得离开了dìdū。

就在帝国九百二十五年chūn天地这天傍晚,蓝海坐在大槐树之下,手里棒着一杯茶水,身边那个被他收留的小偷仆人静静的立在身后。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仅十岁的少年站在蓝海所居的小院子的门外,已经足足的站了一个下午。

这个少年瘦瘦高高,相貌很清秀,身上的穿着看来,似乎出身贫寒。只是他站在那,眼神里却带着一股子与众不同的神气,仿佛带着一种骨子里的骄傲。

他从中午地时候一直等到了下午,直到傍晚地时候,蓝海所居住的小院的门打开的时候,他才走了进来。

“蓝海先生。”他就那么站在门口,清秀的脸上满是坚定:“我来请求您收我为徒。”

蓝海笑了,他没有起身,依然坐在那儿,手里棒着茶,他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孩子脚上地鞋子已经磨破了,注意到孩子脸上的灰尘,注意到了孩子瘦弱的身子。

“你从很远的地方来的?”

“……西北。”少年回答:“我走了一个月,一路来到dìdū,三天前我听到了您的名字,我觉得您可以解除我心里的困惑。”

“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蓝海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兴趣。

“答案。”少年的声音很低沉:“先生,我听别人说,你是dìdū里最聪明博学的人。我来自西北,我的家住在德萨行省,我地曾曾祖父曾经是一名贵族,我的祖父是一名军官,我的父亲则成为了一名军队里的铁匠。他告诉我,军队会保护我们。可是我的姐姐在三年前死了,我的家被异族扮成的马贼光顾,那些异族的强盗侮辱了她,把她的头割了下来,挂在了院子里地篱笆上。我的母亲抱着我躲进了地窖里,我听着那些强盗侮辱我的姐姐,听见我姐姐的哭喊,可是母亲捂住了我的嘴巴,我们没有出去。强盗走后,母亲哭泣了三天三夜之后,也病死了,父亲在一年前被马贼杀死了,他留给我的全部财产,只有一把剑和五个铜角,还有一句话……‘活下去’。尊敬地先生,像我这样地人,在西北德萨行省还有很多。我不知道,难道这命运是仁慈的神灵规定地吗?难道我们地悲惨命运,就无法改变吗?”

少年的声音沙哑,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东西,就连蓝海都不忍直视。

他看见了少年身后的一个布包,包里似乎是一柄剑的轮廓。

过了好久,蓝海叹了口气。他看着这个少年,满脸歉意:“孩子,很抱歉,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少年幼稚而坚定地脸庞上,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他正要转身离去,蓝海却忽然叫住了他:“等等。”

少年站住了脚步,蓝海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少年的身边,他看着少年的眼睛,低声道:“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去思考出答案……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一定要有了答案,才能去做地……很多时候,我们会先去做,然后再看结果。我们可以先去做,哪怕这样地尝试是失败地,那么至少我们可以知道,这种方式是行不通的――这也是一种收获。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去想,而不去做,那么可能等你想一辈子,都没有任何结果。”

顿了一下,他缓缓道:“我没法告诉你答案,但是我可以帮着你去尝试……孩子,你想学什么?”

“武!”少年的回答很坚定。

蓝海笑了:“武?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学者。”

少年沉默,他似乎有些难堪,又有些失望。不过蓝海却仔细的盯着这个少年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道:“你跟我来吧。”

说着,蓝海似乎正要回身往里走,却又问了一句:“差点儿忘记了……你叫什么名字?”

“罗德里格斯。”少年回答:“您也可以叫我罗德尼。”

“好吧,罗德里格斯。”蓝海轻轻的默念这个名字,然后他微笑:“你是我收下的第一个弟子……而且,我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是唯一一个在我门下学武的弟子了。”

罗德里格斯随着蓝海走进了那间房子。房子里还有一扇门,里面是一个小房间。

“这扇门从来不上锁。”蓝海笑道:“不过,我想,你或许也是除我之外,唯一一个进去地人了。”

里面的这个小房间,并没有从外面看上去那么狭窄。蓝海显然是一个非常懂得充分利用空间的人,而更让罗德里格斯惊讶的是,房间里居然挂着一袭布帘,而布帘之上,那些奇怪的文字和图案……罗德里格斯居然是认得的。

“这是……”少年的脸sè忽然变得很奇怪:“这是那些草原野蛮人的文字?”

“是的。”蓝海站在少年的面前,回答地很平静。

“您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因为……”蓝海笑道:“因为我本人就是你说的‘草原野蛮人’里的一员……如果你不介意地话。其实我并不是罗兰大陆的人,我出身在草原里,我是一个草原人。”

罗德里格斯脸sè霍然一变,他忍不住退后了两步,仔细的看着蓝海。

蓝海的眼珠是蓝sè的,根本看不出丝毫的草原异族的血统,而他优雅的气质,更是没有半点草原人地彪悍摸样。

“觉得奇怪么?”蓝海微笑:“或许在你心里,所谓地草原人,都是那些骑着马奔跑的彪悍的家伙吧?可是,人们对那片草原之后,真正了解又有多少呢?”

蓝海说着,他轻轻掀起了那一袭布幔,露出了后面的一个长长的匣子。

“我出身草原,但并不是那些部落和牧民。在那片草原的北端,是一座大雪山,那座雪山的最高峰,传说站在上面,就可以直接抬手触摸到天空。在雪山之上,则是所有草原民族心中的圣地,因为那个地方,是所有萨满巫师的摇篮。每一位草原上地萨满巫师,都是出身大雪山……而大雪山上地人,和草原上地种族并不同。我们的相貌和罗兰帝国地人很相似。”蓝海说着,他脸上带着笑意:“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雪山上了,那里并不是你想象之中的蛮荒。事实上……大雪山之上,保存着一个和罗兰大陆完全不同的文明地遗迹,而我们大雪山人,自称是那个失落的文明的残留血脉。”

罗德里格斯有些吃惊:“您……”

“不用这副表情。”蓝海淡淡一笑:“自从我离开大雪山之后,我就已经不再是那里地人了。因为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看的很清楚了……那山上根本就是一群疯子……或者说,十一个疯狂的残留的种族。我离开了那座山,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不愿意继续和那些人发疯而已。”

说完,蓝海轻轻打开了那个匣子,里面是一柄细长的剑!

打开匣子之后,一股来自匣内的寒气,立刻笼罩了整个房间!年轻的罗德里格斯身上被寒气一激,忍不住轻轻地颤抖起来,那如冷月一般的寒光映照在他年轻地脸庞之上,泛出道道青sè,一道一道奇异的圆弧,显现在剑锋之上,那剑锋仿佛笼罩在一层透明晶莹的冰棱之内,可是却能看出……

它,很锋利!

“这柄剑的名字,叫做‘月下美人’。”蓝海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我认为,你并不适合用这把剑,但是……我还是把它暂时借给你。因为这柄剑虽然厉害,但是将来当你的武学达到了一定的境界的时候,它就反而会成为约束你的一个枷锁。因为这把剑不属于你,它虽然能给你带来一定的提升,但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无法发挥它真正的威力。那个时候,才就会成为你的束缚。”

顿了一下,蓝海问道:“你的父亲不是留给了一把剑么?你可以把那把剑放进这个匣子里。当将来的某一天,这柄月下美人已经无法再给你提供成长,反而成为了你的枷锁地时候,你可以来到这里,拿出你存在这里的,你父亲的遗物长剑。那个时候,我会教你,如何修炼出一柄真正的属于你自己的剑,一柄可以让你的灵魂和剑相契合的剑。”

罗德里格斯仔细的盯着匣子里地月下美人,尽管他还年少,但是依然能感觉到这柄剑的神奇和不凡……少年忽然心里一动:“先生,这把剑,是谁的?难道是您使用的吗?”

“是我的。”蓝海仿佛笑了笑:“不过现在,我已经不能再使用它了。”

罗德里格斯有些惊讶:“先生……难道您也曾经是一名武者?”

蓝海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异地表情,他没有立刻回答罗德里格斯的话,而是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月下美人地剑锋,他的动作轻柔和细腻,轻轻叹息:“现在已经不是了。”

随后他仿佛笑了笑:“凡是离开大雪山地人,都必须自愿放弃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我留在大雪山地,是我的‘武魂’。”

少年有些茫然,蓝海说的这些东西,年轻的罗德里格斯现在还无法理解。不过少年人的心xìng,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到了这柄“月下美人”之上。

它实在太漂亮了!罗德里格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地一柄剑!它的美丽,似乎将它所有的危险都隐藏在了其中。那森然的寒意,似乎能让人地灵魂都深深的、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少年在发呆地时候,蓝海已经把剑从匣子里取了出来,罗德里格斯赶紧双手捧住。

“使用这柄剑,我会教会你一种武技……只是这种武技,并不那么容易学习。尤其是在开始地时候,你地进度甚至会比普通人都要慢上许多许多。但一旦你真正的修炼进去之后,你将会发现,这种武技的威力无穷。你……愿意么?”

随着少年地一声轻轻的回答“我愿意”。从此,大陆之上,终于多了一位决对的强者!

一个从一级到三级,花费了二十五年的“蠢材”,而三级到八级,只花费了五年的“天才”!

罗兰帝国九百二十五年chūn。

这一年chūn天,亚文大皇子成为了皇储。所有人都认为他将成为未来的皇帝。

雷蒙?罗林成为了新地罗林家族伯爵。伯爵地就任宴会设在了新的伯爵府里,而大宴宾客的大厅外面,伯爵府的后门,一辆马车之上,一个年轻的马夫正在打瞌睡,他一面紧了紧衣服,嘴里嘟囔着:“该死的天气,晚上还是这么冷……唉,那个管家很神奇么……哼,我玛德将来有一天,也能成为管家……”

而同样的这天晚上,在所有人地惊讶之中,受到无数少女崇拜的大众情人,李斯特先生,意外地娶了一个出身贫寒地美丽少女,在这个新婚的夜晚,李斯特先生对着他的新婚妻子笑道:“亲爱的,将来如果我们有了孩子的话,我希望是一个美丽地女儿……为了纪念我们地爱,我希望以你的名字给她命名为……岚?李斯特。”

与此同时,奥古斯丁六世这个好大喜功的皇帝已经开始把征服的目光转向了西北,他的卧室里挂着一副硕大的地图。而在西北地那个角上,被重重的画上了一个圆圈……

当所有的这些影响了未来大陆历史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么同一个夜晚的时候,一个名字叫罗德里格斯的少年,在蓝海家里的一个小屋里,捧起了他的剑法,开始了他一生的奋斗。

“我的孩子,既然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学生了,那么我要告诉你我的真名。”蓝海看着有些痴迷于月下美人的这个年轻的弟子:“你记住,我的真名叫‘蓝海悦’。”

罗德里格斯一愣:“蓝海悦?好奇怪的名字。”

“不算最奇怪。”蓝海学者轻轻一笑,随即他的脸sè忽然严肃起来:“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要求你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牢牢记住!”

“什么?”

“牢记住一个名字,而且你必须向我发誓,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你不得与那个人正面为敌!因为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最接近的一个!”蓝海地脸sè变得异常严峻。

“是的,老师,请说吧。”

“那个人,他是我的弟弟,我的亲弟弟。可是我一直觉得,或许神灵将他地灵魂送下人间的时候,一定送错了地方……他不应该生在我地家里,他应该直接成为魔鬼……事实上,当我离开大雪山的时候,他已经被指定了成为下一任巫王地唯一人选了!”

蓝海地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奇异的目光,随后他苦笑道:“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注定,他的名字,恰好和我的名字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对比。”

说到这里,这位大学者轻轻叹了口气:“他的名字,叫做……白河愁!”

随着这声轻叹,蓝海轻轻地伸手在手里茶杯里蘸了蘸水,写下了几个罗德里格斯根本不认识的文字,年轻的罗德里格斯看着好像方块一样的字,面露诧异地表情:“这是……”

“这是大雪山上的文字,和罗兰帝国的文字不同。白河愁这个名字,就是这样写的。或许,在帝国之内,唯一认得这种文字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吧。”

尽管蓝海博学多才,但是他最后这句话也终究是说错了。

因为,在三十五年之后,大陆上还出现了一个认得这种文字的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杜维!

宝清县人民医院
东源县妇幼保健院
云南好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聊城男科治疗费用
贵州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