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只需问36个问题你就能爱上一个人爱情心理

发布时间:2019-07-09 10:16:11

只需问36个问题,你就能爱上一个人 - 爱情心理学

20多年前,心理学家亚瑟·阿伦(Arthur Aron)在他的实验室里成功地让两个陌生人相爱了。去年夏天,我亲身实践了他的这一理论。那天午夜时分,我站在一座桥上,与一名男子对视了整整4分钟。容我解释一下我此举的前因后果。那天晚上早些时候,那名男子对我说:“我觉得只要任何两个人之间有一些共同点,就可能彼此相爱。可要真是这样的话,又怎么能找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呢?”“要是……?”我的心动了一下。他是我一个大学里的朋友。那天在攀岩馆里,我偶然碰到了他。那是我们两人第一次在外面碰面,在那之前我和他的交集仅限于刷Instagram的时候,会瞥到一两眼他的日常生活而已。“其实心理学家们已经试着撮合过恋人了,”我想起了阿伦博士做的实验,开口道,“挺有意思的,我一直都想试试。”第一次读到这个实验时,我正在纠结要不要和男朋友分手。每当我的理智告诉我该放手离开时,我的心就会跳出来说不。左右为难的我想到了科学。和那些优秀的学者一样,我希望科学能解开我的困境,告诉我怎样理智地去爱一个人。我向我那位大学友人详细描述了阿伦博士的实验。两名异性恋男女分别由不同的门进入实验室,面对面坐下,开始回答一系列逐渐深入的个人问题。回答完问题后,两人还要安静地互相对视四分钟。神奇的是,半年后,参加实验的这对男女结婚了。这对新人邀请了整个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我们也来试试吧。”他说道。我得承认,我们的实验其实和阿伦博士的实验有很大差别。第一,我们的实验地点是在酒吧而非实验室;第二,我们俩并不算陌生人。而且还有一点,我现在才意识到,要是两个人对彼此完全没感觉,他们根本就不会提出或者同意和对方做这么个实验。我Google了一下阿伦博士设计的问题,一共有36个。接下来两个小时里,我们轮流向对方逐个提出问题,我的iPhone 在我们之间的桌上不停来回移动着,提醒着我们该谁发问了。最开始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比如“你想成名吗?想怎么样成名?”、“你上一次为自己唱歌是什么时候?上一次为别人唱歌又是什么时候?”。但很快,问题就开始深入触及我们自身了。轮到我让他“说出三个你认为你们二人拥有的相同点”时,他看着我说道:“我觉得我们对彼此都有感觉。”我咧开嘴笑了,急忙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啤酒。这时,他又说了两个我们之间的什么共同点,但我很快就把它们抛到了脑后。我们和对方分享上一次哭泣的原因,告诉对方自己想要问占卜师的一个问题,还谈论自己和母亲之间的关系。这一系列问题让我想到了那个臭名昭着的温水煮青蛙的实验。水一点点加热,青蛙却毫无察觉,等它发现、想要跳出来时,已经太晚了。我们也一样。这一系列问题循序渐进,层层深入,在毫无察觉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和对方分享了自己只会告诉亲密朋友的隐私。要是搁在平时,这个互相了解的过程起码得花上几个礼拜甚至几个月。我喜欢通过自己的回答了解我自己,更喜欢通过他的回答来了解他是怎么样一个人。我们刚到时,酒吧里还没什么人;而等我们暂停这场问答,起身去卫生间时,酒吧里不知不觉已经挤满了人。我一个人坐在桌边,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我们的问答已经进行了有一个小时了,但这却是我头一次意识到我们身在拥挤的酒吧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了我们刚才的谈话。不过就算真有人偷听,我也没发现。后来,周围的人群渐渐散去,夜色也越来越深了,而我还是没有察觉到。我们对熟人和陌生人说话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应对陌生人的一套说辞。但是阿伦博士的这一系列问题让这套说辞失效了。我们两人迅速升温。这让我想起年少参加夏令营时,会和刚认识的新朋友彻夜闲话,彼此事无巨细地述说着自己短短的一生。对13岁第一次离家的孩子来说,很快认识一个人是件很自然的事。然而像我们这样的成年人,却很少有这样快速了解认识一个人的机会。我觉得最难的不是坦白自我,而是说出对对方的看法,比如第22个问题“两人轮流说出认为对方身上拥有的五个优点”,又比如第28个问题“告诉对方你喜欢他身上的那一点,可能平时你不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说这些话,但这次你要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阿伦博士的这些问题里,有很多都是为拉近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而设计的。特别是其中有些问题,问的是我们和别人互动的方式,很明显是在鼓励人们“给自己亲近的人以赞美,让自己亲近的人感到愉快满足”。“我喜欢你说话的声音,喜欢你挑的啤酒,喜欢你的朋友对你的称赞”,像这样说出对方的优点,就能让自己意识到这个人的珍贵之处。听到有人这么欣赏、喜欢自己,是件让人惊喜的事情,真的。真不知道我们平时为什么不每时每刻都和周围的人热情地互相赞美。我们比阿伦博士的原实验多花了90分钟,直到午夜时分才结束了这场问答。我环顾四周,感觉像刚醒过来一样。“感觉没我想象得那么糟,”我说道,“而且彼此对视肯定要比这个容易。”他迟疑道:“你觉得我们应该完成实验的最后一个环节?”“在这儿吗?”我看看周围。在酒吧里对视,太奇怪了。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可以到桥上去。”他转头望向窗外。那天晚上很暖和。我的头脑很清醒。我们一起走到了桥中央,转过身,面向彼此。我摸出,设好了时间。“开始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他笑了。我曾把一根短绳拴在石头上,拉着绳子从悬崖峭壁上荡下。而和一个人对视4分钟,绝对是一次能和那次相媲美的经历,是我经历过最激动人心、最惊心动魄的事。最开始几分钟我都在尽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一开始我们互相露出紧张的微笑,笑着笑着,我们终于放松下来了。我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之类的,可现在我不是单纯地在看着别人心灵的窗户——现在我看着的那个人同样也在盯着我看。这让我觉得很紧张,而当一旦习惯了这种对视并放松下来后,一种意想不到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我觉得自己很勇敢。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发现了自己的弱点,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像是把一个词翻来覆去说很多遍后,它听起来就变得毫无意义了,而此时词的本质也就浮现出来了:它不过是不同声音的组合罢了。人的眼睛也是如此。那不是什么心灵的窗户,那不过是一堆细胞的组合。把那些情感从眼睛里剥离后,我看到的是它那令人震撼的生物学本质:球状的眼球、虹膜上肉眼可见的肌肉组织和眼角膜上那潮湿光滑的玻璃体。它看上去那么奇怪,但又那么精致。闹铃响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又小小地松了口气。可与此同时,一股失落感也一齐涌了上来。我开始觉得这天晚上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我们大多数人认为,爱情是不期而遇的。我们不知不觉陷入爱情的落、为情痴狂。但我喜欢这个实验的一点就在于,这个实验假设爱情的到来是有原因的。它假定,我和我的伴侣之所以会有感觉,是因为我们彼此之间至少有三个共同点,因为我们和母亲之间的关系都很亲密,因为他让我凝视着他。我很好奇经此一役,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们真擦出了爱情的火花,那这会是个好故事。但现在我发现,重要的不是我们之间会有什么结果,重要的是它让我们明白,费心去了解另一个人意味着什么,而让别人了解自己又代表着什么。确实,你不能选择爱你的人,尽管这些年来我都希望自己能有选择的余地。而且,爱情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自己来的。科学告诉我们,爱情的发生有生物上的原因:我们的信息素和荷尔蒙都在我们的爱情中起了作用。但除此之外我发现,爱情比我们想象得更容易得到。亚瑟·阿伦的实验告诉我,人和人之间要想产生信任感和亲密感,不仅有可能,而且很容易。而爱,正是建立在信任感和亲密感之上的。也许你很好奇我和他有没有相爱。好吧,我们确实相爱了。虽然很难说这是不是那场实验的功劳(也许只是凑巧),但那场实验确实让我们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式。自那晚以后,我们在自己营造的亲密氛围里相处了几周的时间,想要看看彼此之间是不是会擦出爱情的火花还是别的什么。我们的爱情并非不期而至。我们相爱,是因为我们选择爱上对方。

微博营销技巧有哪些
网络营销前景怎么样,看完以后放心了
瑞嘉地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