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龙图世界 第十九章 凯斯家族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3:06

龙图世界 第十九章 凯斯家族

擎空不知道自己向上爬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上面起了无数个血泡,然后磨破在血脓之中。虽然如此,但他不能停止,因为背上鹿儿的呼吸声音已经越来越薄弱了。脑海中的声音不断提醒自己要坚持,他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而且不仅需要离开这里,还需要找到医者来医治鹿儿。

但古树的高度超乎了擎空的想象,也可能是他向上爬的太艰难,所以始终无法看到终点。脚下已经成了黑漆漆的深渊,而上方的路虽然有着光亮,但却依旧无法看出还有多远的距离。他只是通过古树的直径在不断缩小,来安慰自己快要爬到古树的顶端。他也曾向古树的四周探索,可当艰难地走到边际,如同悬崖一般的绝境又将他逼回中心的树干,他只有爬到顶端才能够穿透古树的屏障召唤肥小来接应。

“咳……”背上的鹿儿发出微弱的声音。

擎空只有停下向上爬的动作,将她放了下来。幸好古树的枝干又粗又长,足以让两个成年人并排躺下。但是相比脚下的枝干,越往上的枝干已经开始变得越细,这就意味着后面的路将更加艰险。

擎空望向鹿儿,她的样子令自己一阵心疼。原本标致的小脸,此刻已经被黑紫侵袭,碧绿的眼睛已经浑浊无色,干裂的嘴唇上全是凝固的黑血。她需要水,自己也需要。

他将怀里的水袋拿出,小心地将里面的水滴在她的嘴唇上。在古树上的这段时间,没有食物,没有水源,他只能依靠着不知多久前接的雨水支撑着。擎空看着水滴一点一点进入鹿儿的嘴里,自己也抿了抿同样干裂的嘴唇,但是却换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他还是忍住了喝水的冲动,因为袋中的水已经所剩无几,可上面的终点却遥遥无期,自己总不能期望下场雨马上就降临吧。

休息了几口气的喘息时间,擎空又一次背上鹿儿,奋力地攀爬在古树上。

又爬了很久,空气开始渐渐有了一丝丝凉意,不过擎空却看到了胜利曙光。不但周围的枝叶开始变得细小稀疏,他甚至能从稀疏的叶子间看到外面的世界。他真想把此时的喜悦分享给鹿儿,可鹿儿能回应给他的只有微弱的呼吸声,他只有加快了脚上速度。

终于,当擎空站在了几乎是古树之顶的时候,太阳似乎也刚刚升起,微弱的晨光迎接着他的到来。望向远方,他不禁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自己彷佛踏在绿色的云端,无尽林海伴着薄薄的云雾尽收眼底。

他将手指放在唇边,虚弱的契鸣声发出,没有了黑暗魔法与古树的屏蔽,远方很快就出现了肥小的身影。它呼啸而来,停在了古树前摇晃着巨大的头颅嘶吼着。擎空知道,这几天的分离也让它无比想念自己,但是没有他的召唤契鸣,它无法寻觅到自己的位置。

擎空看到肥小后,这几天来终于感到一丝喜悦。更令他高兴的是,它的体型又变大了,现在足以承载着自己和鹿儿两个人在上面。他小心地将鹿儿放到了驭龙的脊背上,然后自己拖着疲惫的身躯也爬上了去。他轻抚着肥小的脖颈,感受着它冷如金属的鳞片,命令它起飞。他不知道方向,但是却想尽快离开这里,找到水源与食物。

当肥小载着他们飞在空中,下方的视线被层层古树的粗枝所遮盖,根本无法分辨出他们是在向何处飞行。而且周围除了飞行呼啸的风声,居然没有一丝动静,彷佛他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他没有任何办法,如果此时鹿儿清醒的话,还可以让她来指引方向,而现在他只能依靠着自己的直觉控制着肥小飞行。

漫无目的地飞行了一会儿,终于嘈杂的声音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寂静,虽然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总算给擎空一丝希望。他幻想着,或许自己来到某个幻族家族的势力范围,或许自己误打误撞正巧来到了鹿儿的家族领地,可也或许是……

当声音的来源渐渐拉近,不好的预感从他心底探出,验证了所有的猜测都是错误的。因为在他前方出现无数渐渐变大的小黑点,正在向自己靠拢,而他向自己的身后方望去,果然也出现同样的状况。擎空的脸上蒙上一层警备,他不会认为这群黑点是普通的飞禽。

肥小的速度很快,那群黑点转眼就近在咫尺,看清楚它们的面目后,擎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居然是黑暗联军的黑翼龙翱!他还记得这群体型巨大、长相恐怖的怪物,以前从大学者的水晶球里曾见识过它们的凶残,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擎空看了看奄奄一息的鹿儿,双拳紧握想要提起幻族血脉,但体内却感受不到一丝的力量。自己已经疲惫的无法奔跑,更别提对抗这密密麻麻凶残的怪物。而且,到他面前才发现,每头黑翼龙翱上都乘载着驾驭者。或是手拿弓箭的各族叛者,或是一袭黑袍的暗傀族,又或者是半人半兽的兽人……

擎空还来不及反应,一根冷箭便急速射了过来。肥小急速向下俯冲,他一手紧紧抓住它的鳞片,一手扶着鹿儿防止她掉下去。由于肥小的机警,这次袭击成功的躲闪过去,同时也让袭击者付出了代价。肥小几股炎息直奔前方的一个黑翼龙翱,上面是一个全身被包裹在黑色袍子里的叛者,手中的短弩正在上箭。他看着直奔面门的龙息毫无办法,直拍打着身下的怪物让其躲闪。不过,那怪物丝毫没有理会身上人的危急,反而继续前冲。结果一股龙息直接击在了他的身上,身体接触后随着衣服燃烧融化,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云端。

可他的遭遇并没有阻止黑翼龙翱的攻击,无数块头巨大的它们疯狂地朝擎空进攻。这些个变异后的龙翱块头大,但速度不如肥小快,肥小在它们当中穿梭一边嘶咬一边散着龙息。不少黑翼龙翱受到致命的伤害后,直接栽到了下面的森林中。但纵使肥小这般厉害,面对铺天盖地的袭击还是有些难以招架,更何况背上还有它的主人需要兼顾。

擎空死死地抓着肥小,同时脑子在飞快地旋转,他在想办法,想如何逃出包围。但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是徒劳,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令他厌恶,他恨恨地盯着周围把他逼入绝境的黑暗联军。突然他眼睛看向下方,然后咬了咬牙拍了拍肥小。驭龙得到指令后迅速扭转身体,朝下方的古森林急速俯冲。

他的意图是返回古树林中,虽然好不容易才从古树上爬了出来,但迫于眼前的形势他只有选择如此,因为在树林里至少还有无数古树作为庇护,而在高空中他们完全就是靶子。但是黑暗联军不会轻易放弃眼前的猎物,箭雨一般的钢针射出。由于他们正向下俯冲,所以背部完全暴露给敌人。肥小无法与急速的钢箭赛跑,为了保护身上的擎空与鹿儿不受伤害,它巨大的龙翼被箭雨刺穿无数个血孔。

擎空双眼血红地看着肥小被一阵阵箭雨射穿,愤怒与无助交织。最终,肥小伤痕累累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控制,如同一个巨大的断线风筝,急速旋转着下落。

天晕地转,加上紧紧追随的箭雨,一切都变得更加糟糕。擎空使出最后一丝力气,一手用力抓着肥小的鳞片,一手怀抱着鹿儿,可巨大的冲击与失重还是让他没能抓住肥小的鳞片,不过幸好鹿儿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他们脱离了肥小的身体,更加没有阻力地向下方的碧绿林海下坠。下方的古树林被不断拉近,身后的黑翼龙翱已经无法追上他们,但这没有改变他们的处境,反而变得更加危险。因为下方全是古树支起来的枝干,这些千百年的古树枝干如同金属一般坚硬,血肉之躯撞到上面比坠落到地面上存活的几率还小。

擎空此时心底已经有了最坏的结果,他用自己的身体包裹住鹿儿,虽然他知道这样也无法保证她不会受到伤害

,坚硬锋利的树枝会直接洞穿他们的身体。但除此之外,他只能在心底祈求龙图守护的庇佑,期待奇迹的发生,即使他从来不相信这种祈祷。

下坠的速度使擎空感觉周围都是模糊的状态,他的肚子已经翻江倒海了,但与接下来要面对的痛苦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

也许是龙图守护真的听到了自己的祈祷,当他与鹿儿掉落到碧绿的古树林中,并没有硬如钢铁的枝干刺穿他们的身体,反而一路顺畅地继续坠落。看来不会死于铁枝的洞穿,可也逃不过摔成肉酱的事实。但命运似乎有意与自己想的相对立,“噗通”一声与身体的接触令擎空紧绷的心舒缓下来。

他们得救了,他想到,虽然不知道他们掉到了什么地方,湖?海?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得救了。

速度在水中慢慢减缓,擎空紧紧拥着鹿儿准备探出水面。他感觉到水的温度竟然有些温热,不像是野外的湖水或者是河水。没有多想,擎空只想迅速地游上去,毕竟鹿儿原本就呼吸微弱,在水中更是令她无法呼吸。

擎空憋着气,奋力向上游去,同时他也在观察着四周,小心戒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他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其实并不大,似乎只是一个小湖泊,如果他们掉落的方向在偏差一点就有可能与坚硬的地面接触。在看了一圈后,擎空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事儿,在这不大的湖泊里,竟然没有活着的生物或是植物,这在一个古森林中是何等怪异的事,好像这里面的东西都被人清理干净。而他也找到了为何水温度高的原因,是因为下方有一股不断涌上的泉水。

视线随着猜疑的心继续移动,突然在前方靠近湖边处好像有两根白色的棍子在慢慢滑入水中。

擎空心一惊,紧闭的嘴巴突然打开,温热的水涌进了去。他想到了正在追杀他们的黑暗联军,他不知道这两个“棍子”是他们又一个什么鬼把戏。

呛入满腔的水令擎空无比痛苦,但好在水面就在他的头顶,他奋力地蹬水,将自己的身体与鹿儿带出了水面。刚刚露出水面,擎空便大口贪婪地吸着空气,原本就身心疲惫,再加上刚才在水中的一番折腾,眼前净是眼晕的星星。他耳边有些嘈杂,但是因为耳朵进水的缘故,他听不清是什么声音。

他猛然想起在水中看到的那两根白色“木棍”,于是奋力向那个方向望去,可力竭的感觉令他的眼前蒙上了一层朦胧。他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张人脸,夹杂这愤怒与羞涩,正一点一点向自己游来。难道那两根白色的“木棍”是两条腿?这是擎空脑中最后的一丝想法,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擎空醒了过来,确切地说,应该是被饥饿与干裂的嘴唇唤醒。身下软软的触感。他费劲地睁开耷拉在眼球上的眼皮,久违的光亮慢慢映入眼帘。

他发现自己在一间很大的房间里,房间的装饰都很古老,但搭配起来让人感觉非常华丽。擎空从小生活在擎云城最高贵华丽的地方——云宫。但也无法与这里相比,他能够体会到这里所能给他带来的震慑,一种来自古老的力量。

一定是自己昏迷前看到那张脸的主人将自己带到了这里,那鹿儿呢?她不但和自己一样身心疲惫,而且还身中剧毒!擎空扫了一眼诺大的房间,但是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他人。

“鹿儿!”擎空拖着疲惫的身子,虚弱的嗓音没有一丝力气。

没有回答,自己的声音只是淡淡地在房间里停留了一瞬,便消逝在黑暗。

他小心地环顾着房间的每个角落,这里的空间比想象中大得多,而刚才他所在的房间只是其中的一个侧房。走了出去,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更为宽敞的房间,四周的墙壁雕刻着一副副巨大的壁画。

擎空走近,发现壁画的内容是一颗带着皇冠的麋鹿头颅,锋利的鹿角如同千百年的树枝一般繁茂。

麋鹿族徽?难道是......擎空不禁联想到鹿儿曾提到过她的家族,如果真是误打误撞掉进了鹿儿家族的领地,那么她现在应该是安全的。想到这儿,擎空担忧的心情稍稍放松,但还是走向房门,准备走出去一探究竟。

当他将手刚刚伸向房门准备推开时,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擎空急忙戒备地向后退了几步。

接下来是铁链哗啦哗啦的声音。原来自己是被囚禁的,即使刚才推门也无法走出去,擎空感觉事情并没有向自己想象得那么简单,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房门被打开,首先进来两个侍卫模样的人站在房门的两侧,不友善的目光盯着他。紧接着,两名拿着三层木盒的侍女依次走了进来。她们一言不发,将木盒放在房间的桌子上便和门口的侍卫一起离开。

当锁链的声音再次发出响声,擎空才回过神来。他刚才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因为自己看到了他们的眼睛都是和自己一样的碧绿。也就是说,和鹿儿眼睛一样的颜色,虽然在幻族中眼睛的颜色也有不少是碧色的,但结合起墙上的图案,擎空更加确认他们现在应该就在鹿儿家族的领地。

他看着桌上侍女放下的三层木盒,一股香味从里面传出来。瞬间,被戒备与猜疑压制的饥饿感重新袭上心头。他走到桌前,双手打开木盒。果不其然,里面摆有几道丰盛的菜肴,虽然菜品和家乡的大不相同,但此时就算是一条活生生的鱼摆在自己面前,都会狼吞虎咽地吃了它。

他吃饭的速度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当体力得到了补充,他能感受到血脉的力量正在慢慢恢复。

休息片刻儿,擎空小心踱步到房门前,想倾听外面的动静,可除了自己的呼吸声这里如此安静。他试探地推了推门,回应他的只有哗啦的锁链声。虽不知是什么锁住了自己,只要不是炎钢锁链,以现在自己血脉力量恢复的情况下,只需要一拳的事。这个想法才一闪而过,远处就又传来脚步声,好像洞察到了他内心的想法前来阻止。

擎空又向后退了几步。锁链被重新打开,接着进来一群人,这回没有侍女,全是身穿七彩的皮甲的侍卫。侍卫站成两列,一个青年男子最后走了进来,他面容姣好,碧绿的眼睛更为深透,一进来就盯着自己,似乎在疑惑他的眼睛,又可能是猜测着身份。

“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此番造访有什么企图,我们凯斯家族一定会让你得不偿失的!”青年操着生硬的普语警告着。

但这警告却让擎空心头一喜。凯斯家族?这就是鹿儿曾经告诉自己她家族的名字。

“鹿儿怎么样了?”他脱口而出心中此时最关心的事。

“鹿儿?”青年人疑惑了一声,语气变得缓和了一些。但他没有回答擎空的问题,而是眼神凌厉地看着他:“家主要我带你过去,他要当面问你几个问题。”

擎空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顺从地和他在一群侍卫的看守下默默地走了出去。

当他们走出这间古老的房子,才发现屋子居然是在一棵古树上建造的,而那锁链的声音就是古树的枝条所致。古树的枝蔓从这座巨大的房子四周向上展开,随时可能包裹住它。而最让擎空不解的是,除了脚下的枝干,周围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很快青年男子便给出了答案。原本向上展开的枝蔓在他的“指挥”下慢慢下落,降落到他们脚下变成通往四面八方的路径。

擎空讶然,他知道这是“物语”。也明白了即使刚才他打开那扇门也无法逃离这里,因为无路可走。

青年男子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如果掉下去,可没上次那么幸运了。”说完,他走向了无数粗长藤蔓中的一根。

上次?擎空想到温热的水面,以及两根白色的“木棍”。

身后的侍卫推了推他,他只有将回忆收起,跟上前面青年的步伐。这条藤蔓很宽,足以让五个人并排通过,擎空左右各有一名侍卫,空间绰绰有余。视野随着脚步的推移变得开阔,擎空望着四周,不禁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一座一座高大的建筑浮现,无一例外的都矗立在一棵棵无比粗壮的古树上,而建筑与建筑之间就是靠这枝干与藤蔓相连接。凯斯家族的青年人所走之处,四周的藤蔓都自动在脚下延展铺成了一条笔直的“路”。

走了一会儿,他们停了下来。擎空发现面前是一座极其浩瀚的建筑,但从外观来看,却像是一颗巨大的麋鹿头颅。四处横生的古树枝干在建筑的两侧延伸,宛若头颅的犄角。

青年人驻足了片刻儿,然后继续向“头颅”内走去。

进入了里面,擎空才知道这硕大的头颅里竟是一座城堡。里面守卫森严,到处都是碧眼的族人,这还是他能够观察到的,还不知道有哪些是幻化出来的。高高的主殿在长阶尽头浮现,没有意外的话,那里就是自己要去的地方。果然,身后的侍卫在打开主殿大门后,就剩下自己与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看了擎空一眼,似乎在警告着他什么。但擎空没有理会,他现在最想知道鹿儿的情况。

刚刚迈入大殿,一股无形的压力令擎空有些窒息,四周无数麋鹿的头颅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在这里的侍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也与之前的所有差异。

青年男子带领着他慢慢走向内厅,等待着他的人就在那里,不过并不是只有一个人。

内厅上座,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多彩的头冠,端坐在上。他双手摆放在座椅的扶手上,碧眼中透射着威严,一脸审视的表情,应该就是凯斯家族的家主。在他旁边下座是一个年轻面容标致的女子,同样碧眼,黄色光亮的长发垂在胸前。擎空觉得她很眼熟,仔细在脑海中想了一想,原来这面容与鹿儿有几分相似。

双方都在相互打量,只不过擎空收到几双眼睛的同时注视。

“你是谁?”中年男子嗓音雄浑问道。

“我来自擎云城。”擎空淡淡地回道。

“擎云城?”家主反问,面露疑惑地盯着他的眼睛。

“你是人族?怎么会跑到我们家族的领地?还有,鹿儿怎么会在你身边,她体内的伤是怎么回事?!”一旁的女子连续厉声质问道。

家主挥了挥手示意她冷静,女子也许感觉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抿住嘴唇不再言语,但擎空能看出她眼中深深的怒火。

“是黑暗联军,”擎空带着仇恨的语气,“他们摧毁了擎云城,使那里成为他们的傀儡军队。他们一路追杀我们,杀死了大学者,重伤了鹿儿......迫使我们从高空坠落,多亏命运眷顾才掉进水里。”

俏丽女子听到他后面的话后,不知为何白皙的脸上弥散着一层羞怒。而凯斯家主脸色凝重,他曾是中州之战的参与者,自然懂得他所说的是什么。

“你是谁?即使真是这帮恶魔,为何他们大动干戈地追杀你?”凯斯家主盯着擎空。

擎空不知道此时告诉他自己的身份是否是个明智的选择,但转念一想他别无选择,更何况此时这只是个徒有虚名的身份。

“我是城主之子......擎空。”

擎空的回答给主殿的几个人不小震惊,只有凯斯家主表情镇定。

“我与鹿儿是在我们擎云城东城的奴隶市场相遇,我从奴隶主手里解救了她......”

“奴隶主?!”俏丽女子碧眼瞪得溜圆,身体颤抖了一下,“我告诉过鹿儿,人族是个虚伪、肮胀、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种族!她还......”

“简妮!”家主喝止了女子的话,示意擎空继续。

擎空面露尴尬,他感觉这个叫做简妮的女子似乎有意针对自己。视线一瞄,身穿薄纱长裙的女子下身吸引住他的目光,脑海中对上了那两根白色的“木棍”,原来......

他呃了一声后,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又在龙谷里偶遇,当时我正遇险情,多亏鹿儿伸手相助......本想离开龙谷后便送她回家,可谁知道——当我们从龙谷里出来,叛徒与恶魔苟合,擎云城已经沦陷在黑暗联军手里。家人不知所踪,百姓流离失所......”

“无奈,我们只有选择逃亡。从北源到荒蛮西野,从火炎之舞再到这里,我们将黑暗来袭的消息传达所到之处。但那群恶魔还是在我们刚入云林之诡时追到了我们,牧渊大学者牺牲了自己让我和鹿儿逃出困境......”

“牧渊大学者?”家主突然站了起来,眼中的光线有些颤抖,“他......他已经不在了?”

擎空点了点头承认,他不能否认事实,即使他多么不愿意相信那是真的。眼前的凯斯家族族长看到他的点头承认,碧绿的双眼夹杂着愤怒与悲伤。大学者曾经说过,他以前周游世界来到这里的时候,眼前这位凯斯家族的族长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看样子,大学者也一定给予了他不少至今都难以忘怀的东西。

“即使大学者牺牲了他自己,我们也没能躲开兽人与黑翼龙翱的追杀。鹿儿还不幸中毒.....鹿儿!”这段回忆让擎空突然发问,“鹿儿现在怎么样?”

“她已经无碍,但还是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凯斯家主回道。

擎空松了一口气,此时心中最为担心的事终于有了答案。

“族长,其实我来此不单单是为了送鹿儿归家,还有就是希望您能够出兵抵抗黑暗联军。因为他们现在的实力不同于十几年前,世界各族需要快速联合起来对抗他们,时间拖得越久,给他们逐个击破的机会越大。”

凯斯家主点了一下头,“这点我明白,虽然我们家族在森林深处,但其实对于那群恶魔的蠢蠢欲动我们也有所察觉,只是没想到他们下手的速度这么快。”

他又看了看擎空,语气没有开始的咄咄逼人,“既然整个生机之源已经沦为黑暗之下,那你就留在我们凯斯家族吧,就当是我感谢你带回鹿儿,以及能为牧渊大学者做的最后一件事。”

擎空轻轻摇了摇头,“多谢族长,我还有其他事要办,只需要在这里休整几日,然后便不再打扰。”

“哦?你还要去哪里?”家主问道。

擎空碧眼闪烁,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地方。

“途林家族。”

孩子夜里咳嗽厉害怎么办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好
热淋清颗粒喝多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